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江山战图 > 第0010章 少年皇族

江山战图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010章 少年皇族

    张铉无疑有学武的天赋,他能比一般人更深地理解武学,所谓刀法,他要学的绝不是招式,而是力量,这也是无数猛将的基础。

    忘掉招式,学会刀法中出刀、收刀、防御精髓,万变不离其宗,须知刀法是死的,人却是活的,战斗千变万化,只要将刀法的精髓掌握,也就能随之千变万化。

    但不管招式怎么变化,没有力量就是无根之树、无源之水,张铉已经意识到,他如果真想成为宇文成都那样的猛将,古武是他绕不过去的坎。

    否则,他就只是一个大头兵或者稍微厉害一点武师而已。

    他已经完成了筑基,想再练易筋却无从着手,更不用说再深一层的洗髓。

    不过当务之急却是他腰中钱囊在一天天瘪下去,大丈夫可以一日无权,却不能一日无钱,他必须得找件事情做。

    他可以摆个小摊,做点小买卖,就像去世的奶奶一样,摆了二十年的小摊将他拉扯大。

    可张铉实在不愿意经商,士农工商,来隋朝不去当兵立功业,却想着当地位最低下的商人,而且还是摆地摊那种。

    奶奶在天之灵若知,非用鞋底抽他不可,没出息的家伙。

    去投奔李渊,抱李世民的大腿?

》一~本》读》小说 wwW.Ybdu.cOm
    这倒是个不错的决定,可据说跟随李渊太原起兵的一班将官并没有成为开国功臣,反倒成了开国先烈,最后混得好的,基本上都是李世民的对头投降过去,比如尉迟恭、秦琼之类。

    其实张铉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历史上没有他张铉这一号人物,似乎李渊的手下也没有叫做张铉的谋臣或者大将。

    要么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将领,要么是一个富家一方的豪霸,其实成为富豪也不错,良田万顷,妻妾成群,那也曾经是他做过的梦。

    想到妻妾成群,张铉的嘴角总会浮出一丝温柔的笑意,不知他未来的妻子会是什么样子,有没有他从前小师妹那样乖巧可爱?

    张铉这些天思来想去,最后决定还是先加入隋军混个一官半职,等成了李世民对头后,再想办法投奔他,他本来就是军人,加入大隋王朝军队是理所当然之事。

    更重要是,现在已经是大业十年,距离隋末大乱只剩下三年,如果他想在乱世活下去,甚至活得更好,那么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时间又过去两天,这天中午,张铉和往常一样从城外树林练刀归来,自从他筑基成功后,他的活动范围也不再局限于街坊,而是扩大到城外,每天到西城外的树林内去练刀,训练速度和反应。

    今天是正月初三,城外的墟市开张,从城内出来买菜的平民络绎不绝,官道两边摆满了各种卖鱼卖虾的小摊,一群群女人簇拥在小摊前讨价还价,城门四周热闹异常,道路也因积雪融化而被踩得稀烂,每个人都小心翼翼,唯恐在烂泥中摔倒。

    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张铉也已渐渐习惯了隋朝的生活,刚入隋朝的新鲜感也慢慢消淡,他还记得第一次游逛墟市时的兴奋,现在想起来,当时自己问东问西,确实是有点可笑。

    他用两文钱买了一根水淋淋的红心萝卜,一边啃一边悠然地向城门走去,走到城门边时,他的脚步不由停了下来,打量贴张在石碑上的悬赏布告。

    是捉拿杨玄感的悬赏布告,张铉刚来洛阳时便看到了,悬赏五千两黄金取杨玄感人头,或者官升三级。

    不过上次那张布告被雨淋湿损坏,今天又贴出一张新的布告,内容不变,虽是新瓶装旧酒,但还是引来一群人围在布告前高声议论。

    “这个杨玄感怎么就抓不到呢?有两个月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止两个月,三个半月了,我记得清楚,杨玄感兵败那天我儿子正好出生,现在我儿子三个半月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杨素有巨大的藏宝库,杨玄感就是因为没有找到藏宝库才兵败,不知藏宝库在哪里,咱们也找找去!”

    “屁的藏宝库,真有藏宝库还轮得到你,皇帝早就挖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杨玄感到底躲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张铉却不觉得奇怪,杨玄感的命运掌握在宇文述手中,宇文述要用他来捞取最大的利益,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干掉杨玄感,不过三个半月过去了,宇文述竟然还不动手,足以说明他的贪婪无度。

    这时,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只听远处官道上有大队骑兵向城门奔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乡亲请让一让,皇孙回京了,大家帮帮忙!”

    前面开道的士兵还比较客气,众人纷纷闪向官道两边,张铉见守城士兵已不再放行人进城,他便向道边后退几步,挤在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张铉心中却有点好奇,士兵说的皇孙是哪位,他问旁边一名老者,“请问老丈,皇孙是谁?”

    老者仿佛看稀罕动物一般上下打量他,“小伙子,你不是大隋人吧!居然不知道皇孙?我告诉你,是原太子的三个儿子,燕王倓、越王侗、代王侑,将来我们大隋皇帝就在他们中产生,记住了吗?代王现在还在长安,应该是燕王和越王踏青归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!多谢老丈。”

    片刻,大队骑兵簇拥着两名少年公子骑马飞奔而来,他们不过十几岁年纪,身着紫袍,腰束玉带,头上戴着金冠,唇红齿白,长得格外俊美,却不知道哪个是杨倓,哪个是杨侗?

    两名少年在城门前勒住了缰绳,其中一人用马鞭指着石碑上的悬赏布告笑道:“大哥,不如我们去抓杨玄感吧!皇祖父不是说他准躲在弘农郡吗?”

    另一名少年恨恨道:“三个半月过去了,宇文述居然还抓不住杨玄感,他真的尽心了吗?还是另有所图?”

    “皇兄,这里人多,别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少年默然,片刻他又长叹一声,“哎!我真想亲自去捉拿他,为皇祖父排忧解难,可惜我杨倓晚生了几年。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挥鞭轻抽战马,向城门洞内奔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等等我!”

    另一名少年急忙追了上去,大队骑兵迅速冲过吊桥,护卫着两个皇孙进了洛阳城。

    这种权贵进城之事常常发生,大家早已司空见惯,骑兵队消失,官道上又恢复了之前热闹,吆喝声和叫卖声再次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张铉却站在路边没有动,他注视着石碑上的布告,目光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洛阳的布局呈方格棋盘型,高墙将城区分割成无数的街坊,同时,一条洛水将洛阳一份为二,洛阳以北有五十五坊,洛阳以南有五十七坊,基本上以北贱南贵来区分富人区和穷人区。

    虽然每座街坊里都有卖日常用品和柴米油盐的小店,但非日常的特殊物品只能去专门的市场才能买到。

    洛阳有三座大市场,俗称南市、北市和西市,其中南市又叫丰都市,是大隋天下最大的市场。

    市场周长八里,市场门十二座,市内细分为一百二十行,共有三千余加店铺,奇珍异宝堆积如山,来自天下各地的商人聚集于此。

    市场内随处可见牵着一队队骆驼,满载着各种货物的粟特商人,也能看见皮肤黝黑,身材矮小的倭国商人,还有带着高帽,面无表情的新罗、百济商人。

    今天是大年初三,张铉以为丰都市里会冷冷清清,店铺关门闭户,但出乎他的意料,市场内依旧热闹异常,人头涌动,店铺前的叫卖声、吆喝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张铉在一个月前曾来过丰都市游玩,那时他没有买刀的念头,只是到处游逛一圈,不过因为本身是练武者的缘故,他还是记住了兵器行所在的位子。

    大隋王朝和历朝历代一样,对民间兵器都有严格的限制,弩、长兵器和军用横刀不准出售,只准卖刀剑和普通弓箭。

    但也和历朝历代一样,这种规定只是表面上起作用,尤其对于烽烟四起的隋朝已经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乱世渐至的缘故,兵器店的生意格外火爆,几家比较大的店内挤满了顾客。

    张铉依旧穿着那身淡青色的细布长衫,肩头搭一只褡裢,里面是他所有财富,十贯钱。

    这也是隋朝不方便之处,若买贵重之物,要么用牛车拉一车钱来市场,要么就用黄金,黄金虽然不是法定货币,但一般店铺都会收,毕竟乱世的黄金只会越来越值钱。

    没有牛车也没有黄金,那就只能像张铉这样,扛着几十斤重的五铢钱来买东西。

    他来到最东面的一家兵器铺前,屋檐上挂着一块大牌匾,龙飞凤舞地写着‘武德’二字。

    就是这家店,张铉听王伯当说起过,丰都市的武德兵器铺刘掌柜是个消息极为灵通之人,不光私卖违禁兵器,还可以打听到一些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走进店铺,只见墙上挂满了各种刀剑弓矢,在中间一张托架内堆满了上百把廉价刀剑,任人挑选,旁边站着一名伙计,手执一根铜棍,冷冷地注视着每个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而卖墙上刀剑的另一名伙计则态度热情得多,显然墙上挂的刀剑利润更大。

    店掌柜则将双手笼着袖子里,笑呵呵望着客人,他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,姓刘,长得圆圆胖胖,常说的一句口头语是,‘知道武字怎么写吗?止戈也!’仿佛在救赎他卖杀人利器的罪孽。

    一群士子正围在托架前挑选长剑,俗话说‘文剑武刀’,男子佩剑是大隋王朝的传统,尤其是读书人,人人都会佩一把长剑,或华丽或简朴,从一把长剑上就可以看出佩剑者的家境。

    而对于真正的武者,却很少买华而不实的长剑,大都买可以劈刺的刀,尤其军队的横刀最受人欢迎。

    张铉直接来到掌管面前,拱手笑道:“请问可是刘掌柜?”

    “在下正是!”

    掌柜满脸堆笑道:“公子是来买刀吧?”

    他眼睛很毒,一眼便看出张铉不是佩剑的读书人,张铉笑了笑道:“那边几把刀好像太轻了,我想买把重一点的刀。”

    “重一点的有,跟我来!”

    掌柜把张铉带到另一边的柜台边,取出几把刀,笑道:“刀不像剑重量不一,它有固定制式,一般是三斤、五斤、八斤和十斤四种,如果有特殊要求,那只能去铁匠铺专门定做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拿出的都是八斤刀和十斤刀,张铉分别抽出几把刀看了看,虽然十斤刀的重量比较趁手,不过这几把刀明显品质不高,刀背上甚至还能看到气泡,和王伯当送给他那把刀差得太远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腰间的刀解下,笑问道:“有没有这样的?”

    掌柜瞥了一眼张铉手中的刀,顿时心领神会,原来是要买上等军刀,他便点了点头,“请跟我来!”

    他们走进里屋,里屋一样堆满了各种刀剑,掌柜从箱子取出五六把横刀,低声道:“公子的刀是军用横刀,不准公开卖,我这里有六把上等重刀,公子可以挑一把。”

    张铉随手拾起一把横刀,轻轻从鞘中拔出,只觉冷气森森,锋利异常,果然和前面的刀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又挑出一把与众不同的横刀,重约十斤,非常趁手,式样古朴流畅,张铉抽出刀,一股寒气扑面,他轻轻抚摸着冰冷的刀刃,感受那吹毛可断的锋利,他随手挥舞几下,房间里顿时闪过一片刀影寒光,果然是一把好刀,令他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掌柜一竖大拇指,眯起眼笑道:“公子好眼光啊!这是开皇十五年军器监制作的三千把千牛刀之一,用镔铁打造,宫廷侍卫专用,市场上买不到的,我也只有这一把。”

    张铉淡淡道:“意思就是说,这把刀很贵喽?”

    “看公子这话说的。”

    掌柜打了个哈哈,“一分价钱一分货,这把刀我只卖给识货人,本来卖八十贯,但公子若诚意要买,五十贯钱。”

    张铉放下刀笑道:“其实我来是想打听一件事?”

    掌柜听他不是来买刀,脸上不由露出失望之色,不高兴问道:“你想打听什么?”

    张铉向他低语几句,掌柜警惕瞥了他一眼,沉思片刻道:“既然公子找到我,应该也知道我这里有点规矩。”

    张铉取出五贯钱放在桌上,掌柜摇了摇头,张铉又把最后的五贯钱也放在桌上,“我只有这么多了?”

    掌柜压低声音道:“在安业坊,有一家.......”
江山战图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likeluggage.com
Top